自选网站 我也要开通这个网站      用户名: 密码:  
 
 

文学传播三分天下
作者:丁丽洁
文学评论家雷达在沪演讲认为 文学传播三分天下

    12月27日,批评家雷达在上海市作协大厅开讲“新世纪文学的精神状态”。这是“东方讲坛·城市文学讲坛”第二讲。雷达认为,如今的文坛早已三分天下:纯文学期刊、市场化出版、网络传播成就了不同类型的作家。

    回应“顾彬批评”等热点话题

    雷达的思路由外转内,从文学批评的外部研究出发,先对去年一系列的文学事件做出回应和分析,继而从内部视角着眼,就当下文学创作如何精神突围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雷达首先说,顾彬对中国当代文学的批评是老生常谈,而诸如“文学死了”的论断也早就屡见不鲜。“‘悼词性’的整体否定是容易的,但是我更希望看到能就具体问题提出真知灼见的批评的出现。”这一年,诸如“梨花体”、“裸诵”、“作家乞讨”、“作家打人”等大小事件使得中国作家的形象颇受争议,“韩白之争”也使得不少人对“文坛”另眼相看。对此,雷达认为,作家形象受损是文学界人不珍惜、不自重所导致的,令人遗憾甚至颇感悲哀。

    就顾彬说到的“中国当下没有鲁迅式的作家”,雷达分析:这是个去中心化的时代,很难集中全民对一个人表示认可,更不用说大师的产生需要几代读者的筛选。

    最挣钱的作品不一定是最好的

     雷达说,这是个讲究实惠的时代,文学市场化的背景下,作品的传播途径多样化,作家的生存状态也颇为复杂。“譬如最近公布的‘作家富豪榜’,它说明了什么问题?想说明什么问题?”如今的文坛早已三分天下:纯文学期刊、市场化出版、网络传播成就了不同类型的作家。“‘作家富豪榜’的公布说明了作家队伍也存在贫富悬殊的问题。但最挣钱的作品不一定是最好的。”

    雷达认为,部分作家掌握了说书的技巧,把文学、学术娱乐化、人情化本也无可厚非,但是一个优秀的作家必须自问自己和读者的关系。“读者是上帝?还是朋友?又或者是对手?答案应当是第三个。一个严肃的作家不能被读者牵着鼻子走,也不能满足于和读者拥有一样的眼光。两者间应该是征服与被征服的智力较量。”

    文学无法远离政治

    在2006年发表的《当下文学症候》一文中,雷达已经表明市场需求之大之快与作家库存有限和文学创作以慢求精是一对矛盾。作家作为精神主体的弱化其原因,在雷达看来不少作家是“文学从生活中来”的庸俗论者。也正因为如此,不少当下作品缺乏对正面价值的营造,反腐小说变成了贪官污吏的教科书,身体写作变成了地摊写作…… “生活是需要你来增加东西的。唯有这样才能和存在达成一种默契。”

    什么样的作品才是服人的?雷达认为,如何讲好中国的故事即本土化叙事显得尤为重要。中国的乡土叙事在经历了启蒙叙事、阶级叙事和田园叙事后应当有所突破并催生新的现实意义。“为什么‘村里的故事’得奖特别多?为什么 ‘打工文学’那么热?是因为他们表现了‘在路上’的农民。可以说是‘亚乡土叙事’。没有人能抗拒被动的自我现代化,而乡土记忆必然在现代化的冲击下破碎、祛魅。”同样,在飞速发展的城市生活中,日常人的再发现也是中国故事的另一个侧面。平静生活中怎样有暴发性的东西这在知识分子的写作中可以找到但仍不多见。

    雷达认为必须抛弃“文学需远离政治”的陈旧观点。这几年诺贝尔文学奖、奥斯卡等重量级奖项均与政治有鲜明的关系。“政治是一种文化心态、精神选择。”在雷达看来,如何超越精神的弱化、把故事推向存在,营建一种和谐的普世价值是中国作家当下的必修功课。
 

Email:
评论:

 
余少阳工作室 版权所有 三雷科技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