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选网站 我也要开通这个网站      用户名: 密码:  
 
 
苏北:简单写作中有大智慧
作者:李凌俊


    很多看过苏北散文的人都会惊艳于他的文字,浅显晓畅,说的都是大白话却又有嚼头,颇有师傅汪曾祺的神韵,一如他的为人,真诚,实在,偶尔表现出些小狡黠,却又让人一眼看穿。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人,内心却有着大智慧。

     他有天生的观察力和幽默感,比如他写汪曾祺喝醉了酒回到家里,一个劲地在镜子前面左照右照,照得师母心里直犯嘀咕:老汪今天怎么啦!是不是有什么外遇?其实汪先生是照照脸上皮有没有跌破;又比如他描述曾一起在鲁院进修的莫言:大家排队买饭,莫言在后面搬个凳子坐着,别人挪一步,他把凳子在屁股下面往前拖一下。寥寥数语把听的人逗得捧腹,只有苏北不笑,像个老练的相声演员,抖响了“包袱”,略略带些得意地看着台下的听众。

    如今,曾与他同在鲁院学习的莫言、迟子建等人早已成了知名小说家,而苏北依旧悠然自得地写着他的千字散文。他惜墨如金的白描功夫大约也是跟师傅学的,在极短的篇幅里就能写透别人需要用数千字、甚至上万字才能写明白的人和事,难怪有人预言,他注定会成为一位大有成就的小说家。

    苏北散文里的主角多是小人物,用作家何立伟的话说,写的多是“小人物真实的生存,真实的笑与泪,有庸碌中的瞬间高尚,有麻木中的刹那清醒。”苏北喜欢“看呆”,常常坐在马路牙子上一呆大半天,观察那些茶楼、酒肆、擦皮鞋的、摆报摊的,体味他们的生存智慧。有个关于他的笑话广为流传,说他喜欢到新修的马路上“考察”,和筑路工人“亲切握手”,然后跟他们说,“同志们辛苦了”,工人们则回答他,“首长辛苦了”。

    “胸无大志”的苏北说,一个写字的人,一定要有平民意识,你是大众的一员,应该尊重每一个个体生命,而不是拿一种关照的目光去看他们,我只想把身边这些人写活了,记录下来。

     苏北常说自己写作的动力是因为“心向远方”。20多岁时,他曾经与几个朋友有一场争论,有人说,写作是为了当下,而他却坚持写作是为了理想,为了将来。他有个颇为有趣的文学理想:进不了世界文学史进中国文学史也行,进不了地方史志进县志也好啊,进不了县志进家谱也不错,我们家族也有了历史,后代知道前人是怎么活的。

    表面上的嘻嘻哈哈,并不能掩饰内心对文学的珍视,在20多年写作生涯里,苏北用业余时间写下近70万字的作品。他说,文学让他对整个世界的看法柔软了下来,心灵平静下来。如今,尽管工作忙碌,他每天仍然要写点东西,似乎成了一种惯性。他觉得,只有文字才能将历史沉淀下来,只有写作才能把前人的足迹固定下来,只有写作的人,他的一生才清晰明了:沈从文一生脉络很清楚,汪曾祺先生也是。

       苏北,生于1962年,安徽天长人,毕业于北京大学。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记者,兼作散文写作。著有《苏北乡土小说》、《遭遇湘西》、《灵狐》等。

 
Email:
评论:

 
余少阳工作室 版权所有 三雷科技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