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选网站 我也要开通这个网站      用户名: 密码:  
 
 

王朔的底色
作者:梁永安

     最近文坛的一大热闹事,是王朔的横枪复出。他矛头对着文学乃至文学界的大老新贵挑了个遍:上到95岁的季羡林,下到20来岁的郭敬明,还有中间段的余秋雨诸人,概莫能免。有人说他这般全武行打扮出场,全然是为了招揽眼球,用心颇为功利。在我看来,这样估计一位文坛老将,实在是低估了岁月的力量。王朔此番出击,有充分的信心,他再也不是那个“无知者无畏”的滚地龙,而是知天命的贤者:“我前些年一直演一个北京流氓王朔,其实我不是。我是一个有美德的人,我内心真的很美,我没有害过人,没有对不起人。我没有。”

    不知道别人听到王朔这番道白是什么感觉,我可是百分之百地相信。1990年他冷不防策划了电视连续剧《渴望》,有人白眼说这是王朔对中国“刘惠芳式的”的道德的“彻底否定”。我当时也疑惑“顽主”王朔怎么会写出这样的正经作品,时至今日王朔扛着“思想武器”再出场,我彻底明白了王朔的底色:这人虽说语言是“胡同”的,但脑子归根结底还是属于“大院”,有一种挥之不去的载道意识。

     人们往往喜欢看骂人(尤其是当今的娱乐化媒体),都喜滋滋地看王朔横扫一个个“腕儿”,反而忽视了他称赞的人物。我数了数,其实他称赞的人比骂过的人多: 刘恒、张承志、韩寒、章子怡、巩俐、赵宝刚、姜文、莫言……很多啊!这些人在王朔看来,都可圈可点,至少也是勤奋努力的典型。甚至对张艺谋,王朔曾经骂他 “臭大粪”,如今也一再道歉“很不应该”。这样一个王朔,怎能用一个“骂”字概而言之?王朔其实把自己的动机说得很明白,他这次出山有些“行侠仗义”的心怀,既反对“大众文化”,也反对“精英意识”,尤其是后者,因为那里面有巨大的不平等。他说:“我自认为我是毛泽东时代的婴儿,我出生在那个时代,我再坏再为自己谋利,心里这个东西是有的,觉得你不能欺负人。欺负人要有度,你不能把人欺负死。我可能瞧不起这人,但我绝不在行为上欺负人,我也本能地就不喜欢那种自认为是知识精英的人。”看看,这样的王朔是不是有些《水浒传》的风貌?从中可知他“骂人”的标准。

    王朔的复出,是文坛的一大幸事。绝对不能说他是真理的标准,因为他的实践中还充满着不成熟,言谈举止有时近乎愤青,不大像五十知天命的人。然而时代是如此繁杂,泥沙俱下之中,谁敢说自己耳清目明?王朔坦言:“我们这批人能不能在中年调整过来,难讲。哥儿们从1991年之后就开始调整,15年了我都没说我调整过来了。”但是,不成熟正是我们这一代甚至几代人的幸福所在。大家都不成熟,于是人生就充满了空白和未知,洋溢着探索的激情,每一天都包含着无限的可能。王朔此次高调亮相,说白了就是一次冒险的再出发,以嬉笑怒骂的方式回归到文学的队伍里。如果我们能够仔细听听他的话外之音,不难品出一些沧桑,甚至有些感伤。对于这样一位“老将”热热闹闹地归来,难道不应该多给些掌声吗?多少80年代红透天的作家们远离文学而去,倘若他们都能像王朔这样“不成熟”地重入文学,文坛的气象又该如何?

 

Email:
评论:

 
余少阳工作室 版权所有 三雷科技 技术支持